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社会

男硕士为治脱发服6斤何首乌致肝衰竭死亡

发布时间: 2016-01-26 15:05:52  |  来源: 中安在线  |  作者: 佚名  |  责任编辑: 焦源源

  崔飞肝衰后在医院就诊

马上过年了,肥东县包公镇崔华国夫妇,却在承受着老来丧子的苦痛。儿子崔飞在就业前体检时被查出药物性肝功能异常,其后肝功能快速衰竭,于2015年12月31日凌晨在北京解放军302医院去世。在这之前,崔飞因为脱发问题先后到两家医院求诊,服下何首乌总计5.9斤。据了解,国家食药监总局在2014年7月曾发布“口服何首乌肝损伤风险”的提示。

[悲伤] 家人花钱近百万未能挽回他性命

崔飞于1989年出生,崔华国夫妇一辈子务农,省吃俭用将其供到读研究生。 2015年夏,崔飞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毕业,为了好找工作,当年1月31日,他来到安徽静安中西医结合医院,治疗脱发。崔华国出具院方处方单介绍,院方共给崔飞开了8个疗程的中药,每个疗程14副药。“在吃药过程中,崔飞曾感觉身体不适,吃东西没味觉,还曾暂停过服药。”崔华国介绍,崔飞断断续续一直吃到5月8日,终于将静安医院的药吃完。3个月后,因为脱发问题仍在,又去另一家医院求诊,该院给崔飞开了30天的药。

8月26日,崔飞吃到第22天时,就业前体检被查出肝损伤。 9月1日,到安医一附院复诊,确诊为药物性肝损害。11月13日,因为病情加重,崔飞被转入国内权威的北京解放军302医院,该院的最后诊断是“药物性肝衰竭”。 12月31日凌晨4时,崔飞因病重身亡。为了救活崔飞,崔家人四处举债近百万元。崔飞死亡后,一家人承受不住打击,天天只能以泪洗面。

[惊人] 硕士服下何首乌总量接近六斤重

崔飞到底用了什么药,导致肝损害直至衰竭?据崔华国介绍,崔飞生前治疗脱发期间,服用了大量何首乌。据崔飞表姐张红云统计:“在静安医院治疗了8个疗程,前5个疗程中,每副药含生首乌15g,制首乌12g。后3个疗程没开制首乌,每副药生首乌剂量提高到20g。”也就是说,静安医院总计给崔飞开的生首乌量达到1890g,制首乌量则有840g。“另一家医院只给崔飞开了制首乌,每天10g,共吃了22天,总计220g。”崔飞在两家医院总计吃了1890g生首乌、1060g制首乌,剂量总计达到5.9斤之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除去中间停歇三个月,崔飞是在4个月内吃完这么多何首乌的。“令人震惊的是,这两家医院给崔飞检查、开药时,都没有做肝功能化验等必要的检查。所谓的毒副作用复查,也只是他们所说的眼睛观察什么的。”张红云质疑。

记者从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查询发现,该局2014年7月就发布了“口服何首乌肝损伤风险”的提示。

[进展] 院方称未超剂量 患者欲申请救助

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静安医院副院长胡某,胡某说:“首先,这个诊断是没错的,是脱发。医生用药的方剂就是脱发的常用方子。其次,临床使用的何首乌没有超过规定的剂量,是在剂量范围内的。”“而且,我们医生叮嘱了患者,每两周要来医院复查一次,看看疗效如何,还要检查毒副作用,随时调整用药。”据胡某介绍,4月24日之前,崔飞都是遵医嘱定期复查,其后再也没到院复查。胡某认为,崔飞被查出肝损害距离吃完静安医院的药,已经过去了接近4个月,中间还服用了其他家医院的何首乌,“我们也咨询过省里面的专家教授,认为崔飞的肝衰和我们医院用药,没有关联度,所以说我们医院没有责任。”

据胡某介绍,昨天上午,在龙岗派出所和龙岗司法局的协调下,目前医患双方已经达成一致,由患者去合肥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申请救助,院方会全力配合调查。(图由采访对象提供)

来源:中安在线

责任编辑:瞿崑 SN117

 
分享到:
20K
 

新闻评论

网友热评

 
中国网官方微信